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美文世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美文世界 > >正文

明朝罗红自满径

来源:文/河南省新蔡县第一高级中学高一(4)班 郑秀梅更新时间:2017-03-08 09:55:17点击次数:
他一生都在刻画别人的故事。一个情字,将一支羊毫与素笺互牵互连。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在人人都欲尽吐胸中壑,以才博名的年代,他

他一生都在刻画别人的故事。

一个“情”字,将一支羊毫与素笺互牵互连。“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在人人都欲尽吐胸中壑,以才博名的年代,他弯腰捡拾起遗落人间的红笺小楷,藏一朵槐花于书页,选择吟咏高山雪莲般圣洁的爱情童话,选择为自己的满腹才情加冕。“郎袍应已旧,颜色非长久。惜恐镜中春,不如花草新”,史籍的弱水倾注而来,赫然而立的他的身影,如玉如月。

许是近者情愈怯,他将笔下虚无缥缈的工笔爱情刻画得不染俗世,却偏偏对心爱的女子无可奈何,情场失意,只能于枯黄的油灯下兀自赋词:“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他少时攻书,青年为官,虽无心挣扎名与利,官场上也曾叱一时风云,一路攀升,为掾吏、为知县、为判官。此时从纸页汩汩流出的数十字,又晕染了这个青年才俊的几多君子柔情。

有才无争,心不在俗。或许,他不应为官,晚年隐居山林,生命自在宁静中逸出芬芳。至于是否有良人在侧,伴其余生,后人不得而知。半生赋词,多为他人坚贞不渝的爱情所歌咏,自己的红尘夜色里却少了一段烟火。“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他累了,于是辞官,空叹流年易逝,青春不再。他想:若自己此刻仍黑发如瀑,白衣胜雪,是否愿意在急景流年的生命中停下来?目光流连于心爱的女子,只为她一人赋词?罢了,若她有情,自会将他的怀春词如花归篮,悉数搁置,余生,他便不再遗憾。

他叫张先,又名“张三影”,因其有三句写花影的佳句。一句是“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一句是“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第三句我寻遍宋词古籍,终于在一处无人问津的文学名著的角落觅得些许蛛丝马迹:“柔柳摇,坠轻絮无影。”我想,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第三句词也将永久失迹,如此也好,就让即将失迹的那一句花影词,为三影的红尘憾事与天同葬!

“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你睹物思春,叶兀自凋零,今日犹怜花开,明朝落红满径。人生就是如此,辉煌之际徒留诸多遗憾,就像张先的三阙词,终归是不完整的。他将爱情吟咏得再怎么不可方物,可回过头来,只是空留美姬在侧,伊人已去,索然无味。而在其之后,盛名如夏之蝉鸣,秋之潮汛般涌来。“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流传于市井人家,谁也无法否认,落红满径固然伤感,可也是一处风景。因此,面对生命中的诸多遗憾,不如淡忘,将其作为生命幽寂的底色,用遗忘伤感的心去填补空白。

张先的后世在历史尘埃的重重掩映下,再也无从寻起,但透过其起起落落的生平旧迹,我悟出人生真谛。因此,我愿倾尽才思,为其编造一个凄美的人生结局。愿其安然离世,晚年再无波澜,今日踏尽天涯路,明朝落红自满径。落红翩翩,那是尘世轮回的前缘后果,是独属于张三影的倾城往事……

 

老师评语:如果说阅读是输入,那么写作就是输出的过程。只有输入得多了,输出才会汩汩而来。小作者定是将张先“输入”了自己的脑海中,所以才会饱含深情地写下了这些文字。感情真挚,文辞兼美。

作者简介:郑秀梅,对文字有着执着的爱,读书、写文是平时最喜欢做的事。

指导老师:赵海妮,新蔡县第一高中学语文老师,语文学科教研组长,喜欢研究作文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