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美文世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美文世界 > >正文

在飘零与安定间寻求光明

来源:文/辉县市第一初级中学九(4)班 程靖雯更新时间:2017-03-16 09:39:19点击次数:
在飘零与安定间寻求光明——读《追风筝的人》、《群山回唱》有感

“我瞅见伤心的小仙女,待在纸树影子下。我知道伤心的小仙女,晚风把她吹走了。”             

                                                                                                            ——题记

很多人在初次读到《追风筝的人》这本书的时候,他们会习惯性地将它定义为一个阿富汗男孩救赎自己的故事,但是我想问:究竟什么是救赎?

阿米尔是《追风筝的人》这本书的主人公,他在童年的时候,背叛了和自家仆人哈桑之间的友谊。他目睹了哈桑遭人欺凌,但是因为自己生性特别懦弱,他选择袖手旁观。在自己的朋友遇到困难的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选择了逃避,这是一种懦弱的表现。我们不妨将他看作人性恶的一面,但是造化弄人,当阿米尔知道哈桑即是自己手足情深的兄弟时,一种深深的负罪感,让他感到痛不欲生。于是他想在哈桑的儿子索拉博身上弥补自己的过错。他毅然从美国返回阿富汗,想救出战火之中的索拉博。为了救出索拉博,他被人打得遍体鳞伤,但是就是在那个时刻,他发出了释然的微笑。他不是被打糊涂了,而是因为一个困扰他多年的心病,终于痊愈了。一个赎罪的人,能够义无反顾地踏上一条生死攸关的道路,这是需要异于常人的勇气的,那么这何尝又不是人性善的表现呢?

我想,是否只有当恶行导向善行的时候,这才称得上真正的救赎呢?

卡勒德·胡塞尼的第三部小说《群山回唱》依旧是那么温情、动人,沉淀着岁月蹉跎后的理解与感悟。

《群山回唱》中的主角大多是逃离故乡的阿富汗人,他们一方面努力融入异国生活,一方面又不得不在怅然间寻求自己的定位。作为移民者的他们被传统的美国人当作是认识阿富汗的窗口,但阿富汗对于他们却恰恰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无论是瓦赫达提太太的全盘否定,还是阿卜杜拉的畏缩退守,阿富汗成为每个人都不能逾越的心灵枷锁,彷徨毋庸置疑地在每一代阿富汗移民者的心中烫下了烙痕。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群山回唱》在塑造的几位异国漂泊者的同时,又将视线拉回,塑造了一个官家子弟的角色。这个少年虽懵懂无知,却已渐渐明了父亲权力下的罪恶与血腥,他恐惧不安,却终将臣服于铁血政权之下。胡塞尼将这个故事包含在《群山回唱》中,如绵里藏针般刺痛着每一个在期待着阿富汗光明的读者。“以前他会蜷缩在父亲粗大的臂弯里,幸福地睡去。如今这已变得难以置信。可他会学着再次爱上他……当他转过身,走回家的时候,最大的感受将是宽慰。”卡勒德·胡塞尼这样写到,现实最终还是抹杀了孩子眼中那最后一丝纯真,世界翻起新的篇章,阿富汗的世界依旧荒凉。

群山回唱,这个让人浮想联翩的词就是延绵生命之旅的隐喻,人生就像蜿蜒的山路,一步一景万物生,一得一失竟相似,当我们在山间高喊时,隔一会儿又聆听到了山谷的回音,生命就是失而复得用爱归音的过程。

谨以此作献给我最喜欢的作家——卡勒德·胡塞尼。为你,千千万万遍。

 

辅导教师:王爱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