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美文世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美文世界 > >正文

我与艳怡

来源:更新时间:2017-08-31 15:32:51点击次数:
相识相知艳怡,我收莸了一份温暖和踏实,也收获了一份积极和向上,收莸了一份真诚和善良,也收莸了坚强与希望。
       
作者:高山雪莲

       认识艳怡,是在《三江文学》群里,缘于她写的一首凄美小诗,看到她写得悲悲凄凄,我有些心痛,忍不住也傻写了一首,算不上诗的文字,劝慰她不要沉浸在痛苦中,应该从中放下,走出阴影,从头再来。刚好词曲音乐人,中国企业第一写手王建刚也在,他便深情的唱了出来,令我很受感动。 自此我和艳怡成了微信好友,她邀请我进入了《顺德仙泉》群,也就是后来的《仙泉诗苑》,大约是在三月下旬,她又邀我进入一个l叫《怡香园》的群,她说,先前的群是朋友的,我已径还给人家了,现在这个是我自己建的。我说太忙,很少有时间上网的,入了群也是长期潜水,怕你到时会生气。她发个笑脸说没关系,进群就是支持,什么时候有空就到群里冒个泡好吗?于是我怀着感恩的心情进入了她的新群《怡香园》,也就是后来的《怡诗苑》。
       由于闲暇的时候极少,几乎每一个群都极少进入,以至有些群主生气了,把我移出,我深感对不住他们的盛情邀请,其实是身不由己的无奈。那日我休息时特意进入了《怡香园》,上楼下楼地寻了个遍,也没有见到群主的影,以往偶尔的进一次群,艳怡就会热情的问好,送花,拥抱,如果发一首裸诗,她便会倾情地朗诵,还会很有范儿地唱着国翠京剧,还有那些优秀怡人的民歌,群里的气氛很愉悦,有写诗的,有朗诵的,有点评的,还有唱歌的,满满的都是正能量。我深知才疏学浅,深感汗颜。
        想到和她语音时她经常咳嗽,师友们也都给她些偏方,我也曾几次推她去大医院检查,想到这些我心开始不安起来。 我忍不住私微了她:艳怡你好吗?她说,姐姐我病了。你怎么了?她说姐姐别怕,我得了癌症。我被她惊得好久没有说出话。我平静了一会儿问她:在医院吗?她说昨天刚回家,癌细胞已扩散到胃里,我一下子哽咽了,我给她发了个红包慰问她,她不肯收,在我的恳切之下,她才收下。我叮嘱她好好休养,发了拥抱的表情下线了。那一天,我情绪低落到了极点,看着什么也是灰的,庭院里盛开的鲜花也觉得淡然,干什么也提不起精神,不知不觉的会泪流满面,深深地体会到了生命的脆弱。
       第二天,我调整好了心态,问她吃饭了吗?她说吃不下,发热,打着退热针还是发烧,吃了就吐。她发过来自拍让我看,人已瘦得不行,我不忍多看一眼。她心情不错,和我谈起了她的家庭。她说她有二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在儿子十岁时结束了,为了得到孩子差点搭上性命,但最终也没有争到抚养权。第二次婚姻很幸福,爱人虽比她大五岁,但人善良,很爱她。只可惜五年前得了胃癌,四个月就走了,只留下她和继子。她用钱给继子在北京买了个工作,前几天他回来陪了我两天,我知足了。我听着她的述说,禁不住泪盈眼眶,这是多么坚强的一个母亲啊,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母亲啊!考虑到她的病情,我让她休息会儿,我下线忙活了。
       记得那是7月21日下午,她问,姐姐在忙什么?我说正在休息。你好点了吗?她说,昨天吃了点水果,胃一直不舒服,今天没有发烧。我问她谁陪她,她说一直是姐姐和妹妹陪她。于是我们说起了年龄,她说她其实比我大二岁,属牛的,我说你当初和我说没有孩子,我认为你很年轻,才叫你妹妹的,不在身边,也是自己的孩子嘛。白让我占了姐姐的使宜,我发了个笑脸给她。她说,我从小在家倍受家人宠爱,老是觉得自己没有长大,我说心不老,童心就在,难怪我把你当小妹。她说,我觉得你真像个亲大姐,和姐姐在一起一定不会有分争,姐姐的心像菩萨,我还是叫你姐姐吧,习惯了,我说好吧,只要你高兴。 我说心情要开朗一些,千万别气馁,得有一个好的意念,我们这里有一妇女,癌症晚期,医院都不收留了,人家回家吃菱角花吃好了。她没被吓倒,因为她有一个好的意念。直到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她说,姐。我知道,我一直在努力。 因听她说几年前开过刀,现在是复发,我劝他不要老沉浸在过去的恩爱时光,走不出对爱人的思念深渊,长此以往的,还不是忧郁成疾,导效病情复发。
     8月3号那天,她说感觉好无力,我说尽量能多吃点东西才好呀。她说不太吃饭了,老是困和累,我建议她喝点小米粥,她说,喝完就吐,没法了,我不知该用什么话语安慰她,我说,累了就休息吧:,困了就睡吧,我们相互发了拥抱,走了。此时的我只觉得自己好无能,只有默默地流着泪,一遍遍地看她的像片,反复地听她唱的《泪满天》。真想生出一双翅膀,飞到她的床,带一抹新鲜的阳光,让她重返安康。
        过了几天,我问,好些了吗?她说今天头晕,往后可能也无法看手机了,后边是三个掉泪的表情,后边是两个红心,六个拥抱。我回她一串的爱你爱你,拥抱拥抱。我想她一定是很衰弱了,没办法,她真的是太累了,我说你快休息会儿吧,好好睡一觉就好了。这成了我们最后的微聊。我呆坐在沙发上,想起和她聊天时的点点滴滴,像电影一样形象地回放。
       艳怡待人亲切又周祥,她的诗歌深情又清新,读着让人眼前一亮,好像早晨清新的空气,冉冉升起的朝阳,给人的心灵打开了一扇窗,暖暖的让人回望。进入她的《怡诗苑》群里,像回到了家一样,师友们积极互动,诗声朗朗,暖语漾漾,像兄弟姊妹,那么自然,亲切。
        艳怡有二次婚姻,第一次带给她的是满身心的伤,她不愿提,也不愿回望,第二次婚姻愈合了从前的伤,爱人体贴又善良,在爱的滋润中,艳怡是那么容光。天妒有情人,美好总是短暂,爱人的病逝让她再次陷入迷茫。在那些无眠的深夜,孤灯伴她,成就了那一行行饱含泪水滴着心血的诗行,读着她我会心痛到落泪。 一次次的磨难,历炼了她的坚强,面对着继子,她毅然地拿出血汗钱,托朋友在北京买到了一份如意的工作,独自默守着儿子的家园,这是人间的大爱,这是善良的光芒。 
      七夕,一个千古绝唱的爱情日子,你走了,我知道你解脱了,和爱人同一个岁数,都是五十七个春秋。我知道你是去和爱人相会了,在七夕这个浪漫又缠绵的特殊日子里,再也不用泪湿枕巾,你就放心地走吧,安心地走吧。可爱的艳怡呀,一路走好! 天堂里没有疾病,没有离别,有的是你和爱人的相依相偎,有的是家的那一份情趣和欢乐,一定有诗的芬芳,一定会有京剧的悠扬、情歌的对唱。
       相识相知艳怡,我收莸了一份温暖和踏实,也收获了一份积极和向上,收莸了一份真诚和善良,也收莸了坚强与希望。 谢谢你了,可爱可亲的艳怡!感恩我们有缘,感恩我们遇见。愿你在天堂里爱情永恒,安康永远,幸福无边!

(初稿于七夕之夜, 和艳怡相识相知一场,在百忙中了草为文,如有不妥之处,还望诗友及时提出中肯意见,向您们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