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小说精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小说精品 > >正文

打开你自己

来源:文/王宏甲 更新时间:2016-06-13 11:13:12点击次数:
人之初,是不知道有我的。后来,一定是从父母、从别的孩子的存在中,发现这世上有一个我。我是我,我不是别人。某天,当孩子发现我,这是人

人之初,是不知道有“我”的。后来,一定是从父母、从别的孩子的存在中,发现这世上有一个“我”。我是我,我不是别人。某天,当孩子发现“我”,这是人生中的一个重大事件。

但是不久,这个“我”就要经历被剥夺被改造。

“你不能这样。”“你不能那样。”

我是天真的,我会反抗。

“你不听话就把你扔出去!”

我太弱小了。我被扔出去怎么办?

这个问号意味着我会思考。

但是我不相信,我继续反抗。

我果真被推出门外。门关上了。

我哭了,世界突然变得天昏地暗。

起初的哭声仍然是一种反抗,我在愤怒地反抗,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呢!做父母的都想过,今天就得治一治他,然后横下心来让他哭。

渐渐,孩子哭得非常伤心。做父母的却很少知道孩子哭得非常伤心,更不知道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这情形常常发生在父母工作了一天回家的时刻,这情形常常发生在夜里,离家门更远的地方一片昏暗,没有人知道弱小的我是在哭泣中开始屈服,是在哭泣中向“我”的一部分告别。

随后,我虽然被父母放进了家门,但“我”的一部分却已经在门外丢失。一个按照大人的要求去生存的“我”悄然问世。这是“我”的一部分第一次遭到剥夺。尽管每一个父母此时仍然深刻地爱自己的孩子,不知道自己从事了这样一场剥夺。

再大些,我又被教导:“你这样,人家会怎么说你!”

我知道了,我不仅要符合父母的要求,还要符合很多别人的要求。我一次次伤心落泪,当落泪减少时我长成了一个乖孩子。

我长大了到社会上去,更多的要求,更多的复杂关系包围着我。此时的我更知道,我要是被人看不顺眼被别人议论,那可不像童年时父母吓唬把你扔出去,那是真会被排挤到不知哪儿去。你觉得心里不舒服,但你已经被培养成懂得要委屈自己、压制自己。

我是我吗?我是谁?全世界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不知不觉,我已经懂得按照他人的阳光来剪裁自己。

这种剪裁等同于自我封闭。自己对自己的封闭,会封闭得自己都毫无察觉,封闭得几乎不留痕迹。心智难以开放,还经常畏首畏尾担惊受怕,生活就会变成一堆很难处理的问题,一堆麻烦,一堆悲伤。

生活中,每个人都会囚禁自己,所谓你是你的牢笼,打开你自己,解救你自己,是埋在心底的一种渴望。打开你自己,让我里面的“我”出来,与我达成和谐统一,那时的我,可能重新听见鸟叫,看见花开,可能发现心灵长出翅膀,那翅膀能重新触摸到童年的星星。

不要说社会封闭了你,那也许是不能避免的,也许是社会对人生的塑造。我们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求生存在封闭状态。每个人都需要两次“出生”。第一次是母亲把我生出来,第二次就要自己让自己诞生。

打开你自己,你将发现,你的优雅,你的从容,你的光华与嘹亮,就住在你的内部。

【作者简介】王宏甲,福建建阳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院、鲁迅文学院文艺学专业。国家一级作家,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入选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曾获中国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鲁迅文学奖、中国广播文艺奖、中国人口文化奖等多种国家级大奖。《王选的选择》收入全日制高中语文实验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