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小说精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小说精品 > >正文

回望沱沱河

来源:文/贺习银 更新时间:2016-06-13 12:08:29点击次数:
当我想起那段难以忘怀的军旅岁月,我不会忘记在长江源头兵站宿营的那一夜。沱沱河,她是一条延续生命的不老江河,她犹如一个古老的神话一直

 

当我想起那段难以忘怀的军旅岁月,我不会忘记在长江源头兵站宿营的那一夜。沱沱河,她是一条延续生命的不老江河,她犹如一个古老的神话一直在我心中静静的流淌。

在人类生存的地球上,有水的地方才有生机,人们才富有。青藏高原的雪山水,在大地的造化中才形成了中国的长江黄河。也同时产生了悠久辉煌的文明历史。它象征了中国灿烂文化和东方文明的历史。我站在这大江大河的发源地——母亲河边,开启了我那无边无际的遐想。

那是一个清爽的早晨,我们军旅作家从青海省格尔木市出发,乘座的大客车在茫茫的“天路”上奔驰。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颠簸,穿过了五道梁,我看见了一座座雪山,一片片草地,一群群牛羊。在这“生命禁区”里,我们乘坐的大客车好像是大海里的小帆船,在云里行,海上飘。在摇晃中汽车向前行驶,我们这些军旅作家在感受高原中,不顾缺氧带来的高山反应,观赏着这里的壮观景色。“长江源头第一桥”到了,汽车在桥头停了下来。大家纷纷在桥头上合影留念。

当我走向桥头的时候,我的心情激动起来,真不敢相信我已到了这个遥远的地方。童年的时候,在我的想象中长江的水是从天上流下来的,原来长江的源头就是沱沱河。我站在这奔腾不息的河岸上,眺望着远方格拉丹东的雪山,它高高的矗立在唐古拉山之颠。在阳光的照耀下,雪山是棕色的,青草是桔黄色的,河边的花儿是紫色的,河水是金色的,勾画出一幅神奇多彩的梦幻世界。雪山冰川在融化中变成涓涓溪流,汇聚成了滔滔不绝的生命之水,流入了楚玛河、朵尔曲等河流。当然,最长的还是沱沱河,它才是万里长江正宗源头。

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就是在这平淡的流水中远去。长江就是东方文明中最为跳跃的乐章。长江洪水在给人类带来灾难的同时,也给我们沉湎了灿烂的文明史。作为炎黄子孙,我们没有理由不为这条传承文明的江河而引以为自豪。一个古老的民族的灵魂之所以难以泯灭,是因为有了这个大地为人类造化的长江。就是在这个称之为波澜壮阔,气势宏大,以致不可抗拒的长江天堑里,给予了那些文人墨客的灵感,创作出许多得意杰作,流芳百世,也养育了华夏子孙。我的胸襟豁然明亮,我的思绪伴随着江水流淌。在夜色苍茫中,一首《长江之歌》从远处飘来:“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风采;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你用甘甜的浮汁,哺育各族儿女;你用健美臂膀,挽起高山大海。我们赞美长江,你是无穷的源泉;我们依恋长江,你有母亲的情怀。”眼前的沱沱河在我心中升腾起来,像一个金黄色飘带,我想它一定能飘流到我的故乡,于是我采撷一束高原的紫金花,投向激流的河水,带我向故乡父老乡亲的祝愿。

在欢迎的锣鼓声中,我们走进了“长江源头兵站”。兵站虽然是一座三层建筑,但它屹立在4781米的青藏高原,它是沱沱河边一道独秀的风景。今天我们就要宿营在这个兵站,吃过晚饭后,我们结伴而行去河边散步。高原的天黑得晚,晚霞依旧灿烂。沙滩上的卵石、贝壳向我们这些远到而来的客人眨眼睛,一闪一闪的发出耀眼的光芒。在这万古不竭的涛声里,看见了血泪永驻青春的力量,听见了生命里呼喊的声音。在这里我接受了一场心灵的洗礼,经受了一次汹涌澎湃的潮水般的情感冲击。我想,在人世间还有什么私心杂念不能抛弃;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一批又一批高原的官兵们在这里留下了青春,带走了智慧和勇敢。

因为高山缺氧,有的在吸氧,有的在吃药、输液。而我今夜却久久不能入睡。青藏高原的官兵们是怎样日夜坚守在这里的?我觉得这是一种崇高的境界,一种赤诚奉献的精神!

第二天早晨,在烟雨蒙蒙中,我们告别了沱沱河,告别了驻守在这里的官兵们,向着高原的无极——唐古拉山脉行进。回望沱沱河,远在天边,近在心里。它是祖国深处的一条不老的江河,它是雪域高原山川后面的一条江河,陪伴它的是一座兵站里的几个官兵。

 

【作家简介】:贺习银,男,汉,湖北荆门人。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毕业于解放军国防科大政治工作系。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等,作品《故乡的河堤》《灿烂荒原》《鼓浪屿》入选《中国散文大系》并获“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和地方文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