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小说精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小说精品 > >正文

奸佞与忠直

来源:文/李云峰更新时间:2016-06-13 13:21:20点击次数:
儿时,从戏台上认识了白脸的奸贼和红脸的忠臣,从那个时候,懵懂的意识里种下了红白分明的情感,所以,舞台帘幕一挑,白脸奸贼出场,即便尚

儿时,从戏台上认识了白脸的奸贼和红脸的忠臣,从那个时候,懵懂的意识里种下了红白分明的情感,所以,舞台帘幕一挑,白脸奸贼出场,即便尚未唱出一句,心中已是怒不可遏,谩骂早已在心里重复了数遍。

少时,迷恋上评书,大忠大奸快意恩仇的故事中,奸贼和忠臣始终是故事的两大主角,那时的我,已经不再望脸谱而倾泻爱憎,我懂得了,判断忠奸,不但要识其面,还要观其行。

大学时,中文系的图书馆里,古今中外的大部分书集让我意识到,忠臣奸贼并不都遵循评书里的行为模式,很多时候,他们的行为都具有两面性和复杂性,人性如此扑朔迷离,尽管这样,明窗净几的斋心静读之后,忠奸仍然可以做定性。
初入职场,立体的世界让我练就的火眼金睛骤然失明,我再也不能从容地慧眼识忠奸了,有时也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某某像君子,某某像小人,可一旦换个场合,又很快把自己的判断推翻了。有时候,竟然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像奸贼。就这样,我在身临其境中丧失了关于忠奸的敏感和灵性。
栽了几次跟头,碰了几回硬壁,历经良心抉择,最初清晰,继而模糊的忠奸标准又有了新的诠释:
人都有犯错误的可能,也都有维护自己行为正确性的惯性,如果人性的两个软肋同时集中到一个决定你成败荣辱权威身上,这个时候,你敢于像皇帝新装中的孩子一样秉持真理,还是顾全妻子,顺从权威而明哲保身。如果前者,你就是屈原;若果后者,你便是严嵩。一面是封妻荫子的荣华富贵,一面是午门喋血的万劫不复,二者的转折点就是那“一句话的事儿”,当人生悲喜剧便浓缩在那一句话时,你心中的红白标准还能否洒脱而泾渭分明?
于是我明白了,所谓奸贼者,多数也并非天生,他们也有不得已的顺从命运的苦衷,这是第一类奸贼,可怜又可恨的奸贼,比如陈世美。还有一类奸贼,天生就比别人多了几分掌控和张扬的欲望,为了所谓的远大理想,专找权威者放纵恣肆的软肋,然后投其所好,为权威者放纵私欲寻找冠冕堂皇的理由,甚至处心积虑地处处引诱权威者的恶念恶欲,这一类则是十足的铁杆奸贼,比如费仲、和珅。
迫不得已也好,人为财死也罢,奸贼终究是恶的,任何情境下的苦衷都不能成为危害他人,危害社会的借口,奸贼终究是贼,要遗臭万年的。忠直纵然会失去“青云良机”,但很多时候,也不一定会导致家破人亡,更多的结果仅仅是口腹之欲的瘦身。所以,即使在世俗的审美世界里,心安理得地泯然众人,也永远胜过奴颜婢膝的为虎作伥。
心归于淡,便可忠直;欲念锁魂,易沦奸贼。
【作家简介】:李云峰,濮阳县一中一级语文教师,硕士研究生学历,业余坚持写作,九年来,已创作散文、诗歌、小说、教育随笔等近五十万字,有散文集《故乡往事》,中篇小说《流窜一九六一》,教育随笔集《学海寻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