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小说精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小说精品 > >正文

西湖,惠州人的眼睛

来源:文/周小娅更新时间:2016-06-13 13:27:00点击次数:
朋友来了有好酒,都这么说。而我,朋友来了有西湖,这成了我的待客之道。朋友从南京来,这不,撑一把花纸伞就带她去赏西湖。南京那个秦淮一

朋友来了有好酒,都这么说。而我,朋友来了有西湖,这成了我的待客之道。

朋友从南京来,这不,撑一把花纸伞就带她去赏西湖。南京那个秦淮一片明月的佳丽地,人家见识过多少烟波水淼?而她对惠州的西湖却是真心捧场,听听,西湖,是惠州的眼睛啊,横波美目,清扬婉兮。文艺到家了。于是,我这个小地主,也就唯有用这“瞳仁秋水”来洗你的耳朵了……

如果,我说惠州的西湖好过杭州的西湖,这当然是夸“自家的孩子”。不过,惠州西湖也是蛮有“出身”的。天下西湖三十六,唯有杭州、惠州、颍州三个西湖有名。

宋朝诗人杨万里诗:三处西湖一色秋,钱塘颍水与罗浮。说的就是这三个西湖。当然,惠州西湖比起杭州西湖来就太小点了。撇开大小不说,惠州西湖的好,好在给人的殷殷亲近,安然散淡。

因为有了西湖,惠州便成了一座最宜步行的城市,在闹市中走来走去,西湖总是宠物似的紧贴脚边,她凉润的摩挲,让人双眼明媚,心灵轻飞。湖面的风,像象牙质的梳子,温软而又拙稚,捎带清香,帮你梳头又梳理心羽。

湖上的太阳,是水面的波光,你会眯着眼睛去追逐那些快乐的亮珠。周末,我是那个痴痴的步行人,从南湖的栈道走到菱湖深处,一条幽幽小路伸至宝塔山下,沿途,练太极的、舞蹈的、歌唱的、下棋的、喝茶的、遛狗的、逗鸟的,西湖畔,真是有闲者乐闲者的天堂。

湖畔的紫荆树,是最理想的观赏植物,华丽的紫红飘落湖面,纷纷扬扬地,下一阵花雨,又下一阵花雨。洁净的湖水宛如一匹青缎子,花瓣便是那立体的织绣。多么优雅的清丽图画。

紫荆花让人见识了慷慨,她们总是不计时日、不知疲倦地开开落落……清晨,我就是踩着这些花瓣去上班呢。步行,还踩着花瓣步行,简直是一步一小资啊!

通往“点翠洲”的湖堤长满了台湾相思。朋友说,如果她管园林,便要将这条道命名为“情人路”。俗是俗了点,谁叫这条道两旁台湾相思树的小黄花铺天盖地呢,恋人们相邀而至,便能得到细密而缠绵的馈赠了。

我第一次看到凤凰花开红艳艳的盛况时,惊成呆鹅,继而更加坚定了在这西湖畔安身立命的守望。那时还很青葱啊,在这惠州西湖边的花树下耕作,心也甘情也愿。

我在西湖边闲逛,总是会收集一些树木的叶子,红的,黄的,紫的,别有韵致的等等,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觉得,树高千尺,一片树叶都是了不起的。我住在这个空气质量良好的城市里,对于西湖,对于西湖边的树,就有一种感恩的情意在里面了。

你怎么会愿意这么多年一直呆在惠州那个小地方?每每,我都搬出那不变的理由,这里有西湖啊!

有次我去一个开发正热人气飙升的城市,那里马路宽得有我们这个城市的三四条宽。朋友说,来这里吧,我们这里一个区都大过你们市。我说,我又不是当市长,要那么大的地盘干什么?你们那里举头就看得见水么?

二十年前我刚来惠州时,母亲总是不放心,不知问了多少次,惠州怎么样?我也不知答非所问了多少次,西湖好!莫道女人感情用事,直觉肤浅,而我,真真切切是冲西湖留下来的!西湖,苎萝西子,你牵住了千万游子的衣角!

有西湖在城市中央,有岛屿在湖水中央。水杉择水而生,白鹭择水而居。将游船划到深处,就可以看到鸟岛了。心中好生奇怪,并没有人指点,鸟们怎么就知道那个岛是它们的家呢?

一个城市没有水,会显得浮躁而喧嚣吧。

况且呢,女人还是居住在有水的城市里好,“水灵灵”这个词,是上天赐予女人的,它是女人纯美清丽的源泉啊!“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女人与水,女人与秋波,缘分何其深。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女子经常用“眉蹙春山,眼颦秋水”,活生生地,我借来映照西湖,那也是醉了……

【作家简介】 周小娅,湘人。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曾是《湘潭日报》、《惠州日报》、《厦门晚报》等专栏作家,“九十年代小女人都市散文”代表人物之一。散文集《女人的心事》《清水无虾》《落花流水》《我爱鱼儿我是猫》《爱情问诊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