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小说精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小说精品 > >正文

小小说2篇

来源:文/王伟更新时间:2017-03-08 10:30:08点击次数:
寻找村庄的方式中秋节就像老人举起的红灯笼,又摇摇晃晃地挂在了村口。北京说,十年了!也不知咱村学校啥样子了。要不,等明年我晋升后回去

                                    寻找村庄的方式

中秋节就像老人举起的红灯笼,又摇摇晃晃地挂在了村口。

北京说,十年了!也不知咱村学校啥样子了。要不,等明年我晋升后回去一趟吧,回去把孩子接过来,在这儿上学。咱村得抓教育了!说实话,咱村那学校教学质量太差了,估计现在还方言俚语地绕不清呢。

河南张张嘴,没吭声。前天拍的学校照片也没露出来。

深圳说,二十年了!也不知咱村有啥新产业了。要不,等明年我在这里买了房,也回去一趟,把父母接过来在这养老。咱村要抓经济呀!说实在的,咱村经济发展太慢了!二亩土坷垃还指望它长出个子丑寅卯啊?

河南抖抖嘴,还没吭声。昨天拍的晒谷场也没露出来。

杭州说,加上今年,这是我第四次本命年了!女儿也研究生毕业了,本来打算让女儿回去工作的,可咱村口那条烂泥路,宝马也淌不过去呀!唉,只有让孩子去国外定居工作了。这可是咱村唯一飞出的金凤凰,咱村的骄傲啊!

河南又抖抖嘴,牙齿一下子磕在舌头上。早上刚拍的孤独老人村口远眺的目光也没露出来。

河南,河南,你倒是说句话啊!讲讲咱村现在到底啥样子?拍个照片看看。

蓦然,微信里,一阵鸡鸣、狗吠、羊咩、牛哞交织在一处。

谁也想不到,这个吃羊奶长大的河南孤娃,能在苦中作乐时炼就如此微妙的口技活儿。

 

 

                                    改不动的错别字

小学二年级时,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个词:如果……就……,让谷春苗造句。春苗在黑板上趴了好久,扭捏地写着:如果我帮爸妈打一年猪草,她们就让我念一年书。

同学们呼拉都笑了。

老师的目光从讲台走下来,停到站在靠墙座位上的春苗身上。

“春苗同学的造句很不错,帮父母打猪草很有爱心嘛,只是这里有一个错别字,大家发现没有?”老师问。

““她们”的“她”不对,应该是男“他””,一个男生站起来说。

“纠正的很好!在用“他们”时,如果其中有一名是男性,就要用男“他”,春苗上来改一下吧。”

老师转身了,可春苗还站着不动。土墙的裂缝鼓着大嘴叉子,使劲吹着寒风,那寒风老鼠一样,吱溜钻进春苗的裤管里,咬得春苗的脸一紧一紧的。

怎么了?老师的目光被拽了回来。

“老师,为什么男“他“正确,女“她”就不正确呢?这里面也有女的呀。”

老师惊愕半晌,才缓缓地说,“这是课本上规定的!”

“课本上难道就没错吗?我不改!”春苗不断地捉住裤腿。裤子是哥哥的,宽宽的,大大的,风一吹,摆得很厉害。

老师一个寒噤,手里的粉笔就突然掉在地上,弯几次腰都没能捡起来。

放学后,土墙的嘴叉子吐起了雪花,呛得春苗眼都睁不开。那个男生跑过来,拉了拉站着不动的春苗,“苗儿,咱回家呀!”

春苗使劲地堵墙角的嘴叉子。“哥,我不回!咱爹说了,雪一来,我就再也念不成了。”

变成了谷姨的谷春苗把故事讲完,缓缓地告诉我,“您是律师,请你说服我爹,让他撤诉吧,男他女她都是儿,哥不养他,我养!”

 

作者简介:王伟,河南新蔡人。中国闪小说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闪小说学会理事、特约评论员, 2014年中国闪小说新锐作家。先后在印尼《国际日报》、泰国《中华日报》、《中国青年报》、《当代闪小说》、《天池小小说》、《领导科学》、《读者》、《意林》、《小说月刊》、《祝您幸福》等各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200余篇次,多次在闪小说、散文大赛中获奖。有作品入年选本和精选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