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名家欣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名家欣赏 > >正文

爱无声处——读何建明《母亲的泪光》有感

来源:文/李金山更新时间:2017-03-08 10:53:01点击次数:
从不懂到懂,从不理解母亲的心情,到完全理解年迈母亲的精神世界。在母亲双眼闪动着的泪光中,儿子又该说些什么呢?何建明老师用一篇《母亲

从不懂到懂,从不理解母亲的心情,到完全理解年迈母亲的精神世界。在母亲双眼闪动着的泪光中,儿子又该说些什么呢?何建明老师用一篇《母亲的泪光》诠释了母爱如初的殷殷情怀,让人读后心弦倍受震颤,从而让母爱的淳朴与执着精神熠熠生辉。

作者把真情、真实、真心全部融入在字里行间,这种饱含深情的描述,读后无不让人受到灵魂上的撞击。并且能够呈现出妙不可言的思想火花,从而给人以更多的启示与自省。

“从妹妹家到何氏老宅居,约有四五里路,如果是现在的我,要走这么一趟,颇感腿累,所以一般回家总是由妹妹用车接送。但母亲不,她坚持自己走,十几年如初,她八十多岁后,她的几个子女都站出来反对母亲再靠双腿走回家了。母亲提出要辆电瓶车,妹妹拗不过老人家,便给她配了一辆。”

从这段文字里,介绍了母亲虽然八十多岁了,身体还算硬朗,然而远在北京的儿子无时无刻不牵挂着母亲来去老宅处的安危。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骑着颇有“奔驰”之速的电瓶车穿街行路,其实挺危险的。儿子担心路上的“野蛮车”太多,“实习司机”不讲路规,加上街上行人众多,可是母亲总是说“没事”。

为了母亲的安全着想,也为了改变母亲经常一个人骑电瓶车回老宅的习惯,儿子只有把母亲接到北京,以尽儿子孝道,让老人家安度晚年。

老人很不情愿在北京生活,她习惯了南方的生活,“冬天嫌屋里暖气太热,夏天又嫌房子里太闷。住高楼,母亲说一开窗往外看就头晕,……于是我这三五年中至少搬了四五个地方。”为了留住母亲,让她老人家高兴,让她有新鲜感,就多次租房搬家,出差又怕老母亲在家里寂寞,就请来学生或熟人陪老人在一起聊天,但是无论如何也免不了老人对家乡老宅的牵挂。老人家的思乡之情难舍,作为儿子变着法儿想让母亲心情乐观、吃好住好,唯恐对老母亲照顾不周,这种当儿子的孝心实属难得。

“每每好不容易动员她来一次北京住,可用不了一两个月,她就坐立不安,整天日不思食,愁面苦脸。”

当儿子摸不清老母亲不愿吃饭的缘故时,心情既纳闷又有点烦躁,然而当母亲在一旁叹气偷偷抹泪时,“我的心又彻底软了,并自责起来;老人家辛苦一辈子,与父亲一起白手拉扯大三个儿女,才到你这个儿子身边“享福”几天?”

“怎么办呢?愁得比我写一部书还难!”

“看着独坐在黑暗中看着无声电视苍老的母亲,我的心时常发颤——内疚与无奈:为了让写书的儿子安静,母亲看电视从不打开声音。”

不管儿子怎么劝说和开导母亲,“母亲仍然愁多于乐,神情很是郁闷。”这种情形急坏了写书的儿子。

“妈,你到底哪个地方不舒服,说出来嘛!”

““我、我想回家……”她说,很是胆怯。“是我这里不如妹妹家?是她照顾得比我周全?”我十分沮丧。“不是的,不是的!”母亲连忙纠正。“那为啥?”我的目光直视母亲的眼睛。”

从这一段细节描写,把母亲的心思和儿子的不理解及对老人的怨气,用简短几句对话,流露了儿子与母亲的感情纠结,一言一语把母亲和儿子的矛盾心理跃然纸上,让人读之如临其境。

“母亲那双忧伤的眼睛垂下……稍后,她说:“住在你妹妹家,平常隔三差五都要回一趟“老房子”去。”“那破房子有那么值得你放不下心的?”我弄不明白。 母亲摇摇头,说:“你不懂的。””

“你不懂”刺伤了儿子的自尊心,仔细想想儿子终于明白“母亲是在惦记魂留家中的父亲,因为父亲去世后的骨灰盒一直放在家里。”

儿子明白了母亲的心思后,只得放行老人回归故里,“一听说可以回老家了,母亲的精神立即倍增,每天至少要翻三次日历,而且时常在独自扳手指数日子。”

这么简单的几句话,能够把母亲急于回老家的心情描写的淋漓尽致,从“精神倍增”到“每天至少要翻三次日历”,再到“独自扳手指数日子”,把老母亲的一举一动和思想情绪描写的十分细致,简短几笔,就把老母亲的心理世界刻画的那么恰到好处。

特别是作者在夜晚打着手电筒和母亲步行回到老宅,看望过世父亲的描写。回到久别的老宅,故情犹在,思绪万千,儿时的记忆历历在目,往事如一条河的流水也不知流向何处。老宅被母亲打理的温馨如初,当母亲去打开老宅“铁将军”大门,用力推开时整个身子 “向上一跳”,这可谓是用尽了全部力量。儿子要帮母亲去推门时,母亲却说“你推不动”,八十五六岁老母亲的体力难道真比年富力强的儿子的力量大吗?很显然不让儿子帮忙是怕儿子闪着腰了,母亲是从心里深处爱惜儿子的身体。母亲那“向上一跳”用力推门的架势,这种细致的描写无不让人动容,读罢仿佛就在现场,深刻地感受到其情其境。

回到老宅,满院的桂花馥郁,心中沁入一缕芳香,松树、竹林、故宅依然如初,映着暗淡的夜光,让笔者倍感亲切。松树长的又高又大,穿过了二层楼的房顶;竹林摇晃的身姿,在桂树的枝叶下徘徊着,勾起了他当年和父亲盖楼、植树、种竹的美好时光,往事如昨,挥之不去。

““到后院去看看。”母亲挪动着她那一高一低的步子——我猛然发现老人家的脊梁怎么变成那么明显的“S”形了啊!”
看到年迈母亲“S”行的身影,儿子的心在发颤,心中一阵沉痛,“嗓子口猛地“噎”住一口气,两行泪水顺着脸颊而流。”这种溶情于心,十分生动,当儿子看到母亲那么苍老的身形,内心是五味杂陈。

都是为了这个家,父亲离去那么多年了,是母亲还在靠她那风烛残年的坚守,一直在料理操持这个家。作为儿子怎能不泪流满面呢?

在父亲的遗像前三鞠躬,给父亲点上一支香烟,再插上点燃的香放在祭台上。父亲依然微笑着,儿子看到父亲的面庞,“怎么也忍不住泪流满面。”这是儿子在父亲面前的一往情深,心中有很多话想和父亲说,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生活中有很多烦恼和忧愁,想在父亲面前一吐为快,泪水怎么也忍不住。在岁月中有多少艰辛、多少无奈,都想一一告诉自己的父亲。

当儿子最后知道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时,儿子终于懂得了。

“本想跪下给母亲磕三个头,又怕吓着她。”

母亲听到儿子说“明年我就回家来!”,老人不安地笑了,“这时,她的双眼闪着泪光……”

读懂母亲的心,看到母亲双眼闪着的泪光,做儿子的又该如何去想、去体贴老人的一片苦心呢?作者没有往下写,让读者认真去思考,此时无声胜有声。妙就妙在这里,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犹如一首诗的意境,深沉,精辟,让母爱的情感瞬间升华。

老子说:“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器成之。”“天下之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虽然这些话是老子把它用在自然万物生存规律的概念上,而当今社会如果用在忠孝文化上,也不失为一种更精准的思想内涵。

读罢何建明老师的《母亲的泪光》,让人无不陷入深深情感的旋流之中,母亲与儿子的情感交织,爱与被爱的思想辉光,再次彰显了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孝道文化。《母亲的泪光》不愧为弘扬孝道文化的经典之作,再一次提醒儿女们如何对待年迈的父母,如何读懂老人的心思,让伟大母爱的精神之光永远在儿女们的心中闪耀。何建明老师用平铺直叙的手法,描写出母亲与儿子在生活中感人至深的诗意篇章!

何建明老师的语言平里流秀,实中情深,细微之中飘逸出情感的流光,淳朴之处洋溢着诗意的情愫。如一股清泉纯真自然,娓娓道来撼人心扉,令人难以自禁,不由得潸然泪下。这种情感的流露似一颗颗晶莹的珍珠,在人们的心头泛光生辉,从而彰显出文人的朴实与雅致。

人生八卦各千秋,

风雨一路载万愁,

慈母情洒日月老,

忠孝儿女泪常流。

 

作者简介:李金山,河南新蔡人,现定居青岛。现为河南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时代报告》杂志副总编,《奔流小作家》主编,出版文学作品《为爱起航》、《品德与智慧》、《寻觅美丽灵魂帝国》,以净化青少年心灵教育为主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