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诗歌荟萃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成年作家 > 诗歌荟萃 > >正文

群峰聚首的合唱系列

来源:更新时间:2017-09-03 20:36:44点击次数:
朴素的灵魂理应得到唤醒, 它在每首挽歌里披同一件单衣。





 ▍在这黑夜
如何在黑夜里廓清黑夜?黑夜里的
一切,黑夜的雨、暗物质,深的
树、浅的草,尘埃、雾,松垮的呼吸。
有时候得益于滑出鸟身的啼鸣
我们认出它们:新与旧,边界和
自闭的缺口。有时候是一座
花枝乱颤的时钟,赋予黑夜涌动的
大海,以时间的铁栅栏。有时候
是梦境造就了它,那墓地四周的寂静
闪着清沏的寒光。有时候也有别于
黑夜的样子,它有它的月轮、它的清辉,
它的轨道上还运行着伟大的星宿。
有时候,又酷似蝴蝶销魂的
睡眠形状,终于让它坦露初衷。
来自于意志的这一刻,黑夜里的两座
风暴,在互相叠加中得到舒缓。
有时候甚至都不需要用肉身,
去应和它底部那些隐秘的激流。
一座座漩涡在吸入,如某个源头。
有时候黑夜也不值得信任、夸耀,
还是任凭它在黑暗里恢复吧。
我愿相信这些年我所经过的电流,
并未让它迅速建立,然后终结。相反,
唯有那凿开的冰峰,为它赢得尊严。
一副凛冽的长喉,终于在这黑夜唱出。
 
 
▍旅行途中
 
一条林荫小道穿过虚构的海平面
供旅行者驱车前往。月轮似一把冰壶
悬挂在天之一角。白色烟雾生成新景象
而潮汐声维持着模糊的边界
第二天,我们也随之抵达
经过一个崖口时,扑面的沙滩
被退去的潮水无规则切割着
我们看见一排白浪翻开鱼群
铁青的山岬隔断了它们的去向
宽阔的海平面,座头鲸坦露着脊背
一座小型邮轮缓缓泊下铁锚
此时,仿佛有一口钟在控制着
大海的运行,时间恢复了它的寂静
我们之中有一部分人略显紧张
在暴雨来袭之前,早早撤回了岸上
而我还在等候一颗牡蛎,它紧紧地
吸附在海底某块冰凉的礁石上
它珍惜每一滴海水、每一粒沙子
有时候,还会从灵魂的出口涌出来
在寂静的海平面咬住一只水母的软体
 
 
▍群峰合唱
 
斑鸠的孤鸣使用了消音器最后一个音符
缝隙间是大海在它的涛声中愈合
烟雨迷蒙的寺院孕育着它早期的盐
这暂新的枯枝终于有了结晶的渴意
仿佛峰回路转,修成了正果
曾有什么让我俯首悲伤
星辰在我贫穷的额头喷薄
密匝的松针更为轻扬
从它固定的沙盘松开时光
这个早晨,我需要用献身刻下自己
山水对我已无痛感,想象也非慰籍
可能只有灵魂仍如稀粥每日映照着我
这次,死者并非因为急流勇退
而是重新加入了群峰聚首的合唱
 

 
▍落日尽头
 
怎么理解这落日终将被黄昏绘画成经典
犹如一双手紧紧抓住纹在古塔上的云彩
我在其中醒来,一直醒来似乎从未睡去
清凉的身体早已被沟渠旁的古松取回
在新的窗口,我看见的天空是语义的天空,
而不是自我运行中陡然失神的星辰的天空
它巨大的阴影足以让群山减少、万川顿失
或许今天早晨凛冽的风向着一只坛子吹拂
此刻我醒来,感受到它在什么地方颤栗
而那个孤身前往的人,轻轻解开了迷障
在同一具灵感享用的身体上,与我重逢
这古典、纯正的灵感,还未有更多所愿 
河水却已在晚霞中垮掉。案上火热的瓷器
也在垮掉。仿佛只有从这座垮掉的瓷器上
抓住的一把釉,才是这世界可以绘画的釉,
经得起时光虚度的釉,浩渺而不测的釉
 
 
▍灵光乍现
 
语穷时的灵光乍现足以让人惊觉,
但是否就此赋得新篇章却未可知。
我在庭院散步,想着这些纠缠事。
另一个我归期尚远,新雨尚远,
一棵苦楝携带着颤栗在舒展。
夜空或许已熟知月轮的每一阵痉挛,
万籁却蒙受着来自它自身的清音。
在潮汐的故乡,一列火车驶向它的
尽头。呵,很快,我将回到这里,
欣慰与你重逢在云霞竞走的此刻。
远处,烟霭加剧着时光的流逝,
而翔集的鸟群已压低了青冈。
旷野上每株植物都埋着一颗惊雷;
重要的是,如若内心没有这些
寂寞的闪电,你又为何独自饮下?
这徐缓的语调凝聚的朝露,
这被用以倒灌的琼浆和玉液,
在灵魂的容器内提炼出棱形晶体。
世界运行,似乎全依仗着它。
当它作为一切存在,我将经受它。
就像一位途中的传教士俯身啜饮,
彻底的清泉在慢慢地渗入他,
他的腑脏、骨架、意识一一显影。
有时候我也看见慧星重返地面,
云的锦被堆在天边无以裁剪。
而你说,雨下了,下在无限的铁轨上,
蒙尘的肉身正卷进湖水。但我
仍然未知,那另一个是否已经来临。
 
 
▍散步偶得
 
傍晚去碧池旁散步,看见暮云低垂
一小时前,黄昏还没有完全显露
快递员在小区内吆喝,为我送来
网购的《卡瓦菲斯》。我在厨房间
拆封,一边洗菜,一边读了几页
现在,我的步履似乎也有了他的韵律
似乎有一种厚重的轻盈正在校正我
我往前走去。不远处,有两座农舍
炊烟静止,接近一种失传的画风
两只清瘦的鸭子,钻进草丛啄食
苦楝树下,我还会遇上几位乡人
我们相互默不作声,然后擦肩而过
再过两天,我将去市区看望我的朋友
虽然我们相识多年,日常却少有来往
两个人只是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待着
偶尔他会发来微信,谈及卡瓦菲斯
我总是想象他也在某条林道上散步
树冠上,傍晚仁慈的霞光跳跃着
车流、人流从他身旁毫无声息经过
在树叶接住另一片树叶,尘灰融入
另一颗尘灰之前,我意识到,这寂静
是一种知识,也是我们互赠的礼物
 
 
▍神启时分
 
朴素的灵魂理应得到唤醒,
它在每首挽歌里披同一件单衣。
朝露和晚霞、潮汐与雷霆,
今年第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诗行。
它们围绕着拱型世界的心脏,
像一部部精准运行的仪器。
你听,宇宙微弱的脉博在律动,
向着绵延的群山与旷野传递。
万籁俱寂的夜空下,星辰游移,
神秘之力终于在穹顶聚拢。
我坐在院子中央的井沿上,
看头顶盘旋的银河灌进我体内。
时间像有了归宿,从我身旁飞逝。
十里之外,静穆笼罩着修道院,
漫长的海岸线却早已醒来。
而群鸟仍在集结,如欲雨云层
缓缓掠过滑向大海的山岬。
那些在大地上奔袭的异客呵,
你们披着的单衣打满了补丁。
此时,所有朴素的灵魂开始鼎沸,
它们化作颗颗尘埃融入了其中。
 
 
▍通灵者说
 
太阳照在墓碑上,让我一阵惊喜
仿佛耳朵穿过木板,听见了雨声
往日我还没有那么多用于观察的眼睛
也没有那么多向赞美唱出赞美的歌喉
如今我的心灵已从繁复的写作返回
感受到了群山倾向它的巨型颤栗
而大海以潮汐致意,星空有无数的弧
我坐在宇宙中央那只恒定的骨瓮上
所有使用过的词都在衰竭中拒绝我
但我相信在我运行的这个轨道上
我迈出的每一步都是走向新生的第一步
太阳照在墓碑上,墓地又矮下去半截
仿佛压低的穹顶透视出世界的图像
无数城市中的某条街道,被涂抹一新
陌生的人群获得恩准,在进入另一系列
而郊外盛产樱桃,枝头埋着黑色矿石
果园泊浮,时光悲悯地运输着
假如我的句式取悦了云朵与风团
那么我将在朝露与晚霜中饮尽琼浆
从这段松开的斜坡开始更久的旅行
我理解了我身体的泉涌与极限
今生他或许不能把他通灵的一面示众
但会在密集的霞光中神赋般抵达
 

 
作者简介:施茂盛,1968年生。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有诗集《在包围、缅怀和恍然隔世中》(2005年复旦大学出版社)、《婆娑记》(2013年上海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