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古井•槐花

来源:文/河南省新蔡县第一高级中学一(4)班 林杏茹更新时间:2017-03-08 10:25:36点击次数:
古井不光是井,井里也不仅是水。向井里看久了,就会陷进去。时光匆匆掠过古井,掉落的头发变成槐树的叶子,洒下的汗水化作紫薇的花瓣,印下

古井不光是井,井里也不仅是水。向井里看久了,就会陷进去。

时光匆匆掠过古井,掉落的头发变成槐树的叶子,洒下的汗水化作紫薇的花瓣,印下的足迹泛起点点涟漪。我蹲在井边细数长满锈迹般青苔的井石的年痕,外婆的面容就在绿水中渐渐清晰。波纹化作她眉宇间的皱纹,青蛙跳上她的脸颊,而她的双唇间是甜甜的井水。

外婆喜欢坐在高大阴凉的槐树下洗衣服,夏日的午后就在有规律的一拍一打中被拉得悠长,而黄狗焦躁的狂吠往往截住了最后一缕灿烂的阳光。于是,太阳像婴儿一般嘟哝着钻进了山凹,再也等不及我狂风般的身影。

古井被夕阳照得金光四溢,槐树玉一般的叶子更显得晶莹,被风一吹,落下灿金一片。房顶的烟囱中早就弥漫起一层青烟,飘向远方,幻化出无数山峦。外婆依旧眯缝着眼睛躺在藤椅里。她吃力地笑笑,脸色在夕阳的余辉里仍显得苍白。“饿了吧?今天做了槐花馅的饺子,特意给你留了一盘。”

于是数朵白莲初绽于清水之间,小小的褶子分开数重花瓣,用乌木筷子夹起一个,轻轻地咬一口。顿时,来自泥土深处的气息与清风晨阳的馨香便散入了心田之间。不久,莲花开过了,只留下美好的回忆。

几片花瓣失足跌入了古井中,张皇失措地在水中徘徊。外婆用水桶荡开了一半清波,将花瓣捞了起来,轻轻放在井边。远方担着担子的农夫,挑远了一个又一个黄昏,外婆也用一桶又一桶的井水浇灌着岁月的时光。

凉夜里,石阶硬得如冰。穿梭在槐树丛间的萤火虫,摇身一变成了夜空中的星星。槐花像串串风铃,在夜里寂寞摇响。外婆带着泥土气息的乡语被扇子一扇,就变成了一个接一个的古老神话。而我,就在这扇子底下的清凉里,享受着夏虫嘶哑的鸣唱,然后沉沉睡去。

古井里积满了一层腐黄的枯叶,酝酿着伤感的气息。槐树沙沙地落下一连串苍白的话语,企图告诉我外婆去了哪里……

纯洁的槐花如雪一般盖住了外婆的坟头,满山槐花开,只是不知与谁细数?

 

评语: 一切景语皆情语,小作者用细腻的文笔描绘了古井和槐花,其实是在抒发对外婆的浓浓的怀念。古井和槐花见证了外婆对“我”的爱,也牵动着“我”的心弦。全篇用细节点染景物,感情真实蕴藉,情文并茂。

作者简介:林杏茹,热爱读书,热爱写作。

指导老师:赵海妮,新蔡县第一高级中学语文老师,语文学科教研组长,喜欢研究作文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