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又是一年花满地

来源:文/河南省驻马店市第一高级中学 魏川辉更新时间:2017-03-15 09:03:15点击次数:
妈是位普通的母亲。从我记事起,就是妈一直陪着我。偶尔我会向妈问起爸的事情,妈总是骄傲地说:你爸在外面打拼,你长大了要像他一样优秀,

妈是位普通的母亲。

从我记事起,就是妈一直陪着我。偶尔我会向妈问起爸的事情,妈总是骄傲地说:“你爸在外面打拼,你长大了要像他一样优秀,知道吗?”我当时很爽快地答应了妈,一个伟岸的父亲形象也在心里扎了根。

门前有一小块地。每年妈总会在地里种一小片油菜,说是为了吃油。小油菜们一开始长得很慢,麦子长老高了,它们还只是在地上匍匐。过了冬就不同了,小家伙们一个个直往上蹿,不几天就赶超了麦子。到了三月中旬,这些小可爱们终于迎来了花期,一大簇一大簇的黄花遍布了整个油菜地,黄橙橙的油菜花开得那么烂漫、疯狂。每到这时,蜜蜂可闲不住了,一个个起早贪黑地竞相采蜜,每当这时,我总会偷偷地去油菜地撒欢——捉蜜蜂、掐菜花、甚至和小朋友在油菜地捉迷藏。每次看着那七倒八歪的油菜,我不知道妈还能不能吃到油,但奇怪地是妈从来没因此怪过我。我的童年就是在妈的油菜地长大!

时间一晃到了上学的年龄,记忆中父亲的形象还停留在那个“伟岸”上,因为父亲很少回家,即便回来,短短两日便又匆匆离去。然后妈的日子就是在上班和接我送我中度过。有时看着妈辛苦的样子,就想让她休息一下。可好不容易到来的假期中,她总有洗不完的衣服,扫不完的地,还有虽简单却每天不重样的饭菜。我一直以为妈就是位“神仙”,没有她做不到的事。直到有天半夜起来,听见妈一边抽泣一边说:“没事,我还能忍忍,又不是什么大病,我以后注意点就行。要真去医院了,花钱不说,孩子怎么办?他的学习耽误不起啊……你别担心我,在外面把自己照顾好……”妈在给爸打电话。妈没告诉我她怎么了,当我问她时,她总说“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我便没再追问,但我记住了妈的抽泣声,我也记住了在我印象中无所不能的妈在洗衣做饭时,不时会捶捶背、捏捏肩的情景;我还记住了天仙般的妈头上的白发和眼角的皱纹;我更记住了那次给妈挑手上的刺时对妈的承诺:那次握着她粗糙的双手,我问她“疼不”时,她笑着说:“你说疼不?所以啊,你要好好学习,将来就不用像妈一样。”我说:“我长大了,也不让妈再干这活。”妈笑了。看着她那带着皱纹的笑容,我就下定决心,长大后一定不再让妈吃苦!

爸不在家的日子,我是幸福的,但妈是饱受艰苦的。记得一次,我和几个伙伴眼馋邻庄老太太的桃子,就摘了几个,但被抓个正着,她拽着我去见我妈。妈大怒,让我在门前跪了一上午,而她自己在屋里哽咽了好久后,又出去买了好多水果拉着我去送给老太太。妈红肿的眼睛和给老太太赔礼时挤出来的笑容一下子深深地扎在我心上,从那以后,我再也没随便拿过别人的东西。

五年级的春天,树还没发芽,有天中午放学回家。妈不在,邻居阿姨告诉我,妈住院了,我一听就懵了,撒开脚丫子向医院跑去。那是我印象中妈第一次住院。在医院里,看着妈苍白的脸庞,我再也忍不住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给爸打电话:“爸,你快点回来,妈妈住院了,你快点回来……”然后爸回来了,然后我才知道是多年的辛劳让妈的颈椎和腰椎病齐发作,妈一下子承受不住才住的院。

也是在照料妈的时间里,我才知道,原来爸是华东师大的一名老师,因为工作繁忙,实在没法照顾家。而妈为了让爸安心工作,不仅没有抱怨,反而全力承担起了家中的一切。我为爸自豪,更为妈骄傲,也是从那时起,我对华东师大充满了向往……

爸不在家的日子里,妈承受了太多太多。生活的重担,让她成了一个比男人更能承担的女人。我相信,生命有一种硬度。它不是铁一般的生硬,也不是土一般的干硬,它是一种柔韧的坚硬。这种坚硬流遍了妈的血肉,也教会了我什么是坚强。

又是一年三月,门前的油菜花开得那么绚烂,我已上了高中,不会去地里撒欢了。妈也步入了四十岁的门槛,但她会一如既往地去地里看看。岁月斑白了她的鬓角,可那又怎样?纵使岁月无情地燃烧,妈烛光般的生命将永远温暖、明亮。

又是一年花满地,妈妈用生命交织的芬芳,在我的生命中永远弥漫。

 

评语:此文用真挚的情感和平实质朴的语言文字塑造了一位独立坚韧的母亲形象。在父亲不能顾家的情况下,不但独自承担起家庭的重任,而且教育孩子“父亲是个优秀的人”,这样的良苦用心,才培养出了身心健康懂事积极的孩子。特别是文中两次描写油菜花,一详一略,耐人寻味。油菜地其实是妈给“我”的儿童乐园,就像妈给“我”的无私的爱一样。油菜花象征着平凡的母亲,油菜花香就是母亲用坚韧的品质所散发出的生命的芬芳。

作者简介:魏川辉,河南省驻马店市第一高级中学学生,喜欢物理,立志在流体动力学方向做深入探索。也喜欢文字,喜欢在文字中抒发自己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