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学网--传承华夏文明,紧扣时代脉搏

未明湖畔的你

来源:文/河南洛阳第八高中学生 张煦清更新时间:2016-06-12 16:25:53点击次数:
藤蔓冬夏,竹剪枝桠,伴着未明湖中怒放的荷,你在夕阳的余晖下留了一抹剪影后转瞬不见,我知道呵,你还有诗和远方。 慕名来

藤蔓冬夏,竹剪枝桠,伴着未明湖中怒放的荷,你在夕阳的余晖下留了一抹剪影后转瞬不见,我知道呵,你还有诗和远方。

慕名来到北大,漫步在未名湖畔,昨夜的雨使空气中泛着泥土的清香,今晨的风吹得天气格外晴朗,未名湖畔游客纷攘,我用耳机隔开了喧嚣:

未名湖是个海洋

诗人都藏在水底

灵魂们都是一条鱼

也会从水面跃起

未名湖是个海洋

鸟儿飞来这个地方

这里是我的胸膛

这里跳着我的心脏……

没想到第一个让我摘下耳机的居然是你!

当我下定了决心要以游客身份走遍这座名校的每一个角落时,遇见你就是必然的了。

未名湖畔的一角,长廊的后方,无人问津之处,你,站在矮墙上,我们,目光交错。

你轻盈的跃下,惊起几瓣落花,迈着优雅的步伐向我款款走来,轻摇着脑袋,对我发出一声:“喵……”

我怎能承受这种诱惑,立即蹲下身抚摸着你的小脑袋,你是玳瑁色的,听说玳瑁色的猫咪都很温柔。

我急忙从包里找出火腿,你低头吃时,我趁机摸着你毛茸茸的脊背。

吃完了火腿,你舔了舔小爪子,扬头小声冲我叫着。你金色的眸子仿若星空,包含着万象。你向我投出骄傲的眼神,我再想触碰,你却走开了。

呵,对啊,我竟从一只猫的眼中看懂了眼神。

回到宾馆也忘不了你,于是在下着雨的第二天午后,我撑着伞又去了。

这次我踏遍了更偏僻的角落,雨停了又下,下了又停。

你在哪儿?

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竟在北大名楼中寻找一只猫儿。

但我还是看到你了,在一条绿荫小路的树下,你傲然的蹲在一个井盖中央。我向你走去,你以星空的眸子瞪着我。

是你吗?是你或不是你,都是玳瑁花猫,我倒是分不清了。

我包里没什么好吃的,只有个夹肉心的假鸡蛋。假鸡蛋?你不会喜欢吧?家里的小满,它就不喜欢,于是我剥开假蛋白,将里面夹的肉心放在你面前。

未至,你竟一下跳开,满脸警惕的看着我。我按捺下心中的惊讶,将肉心放到井盖上,退远。

你缓慢的凑过去,嗅了嗅,便将你骄傲的脑袋扭向一旁。

喂,我好歹也是不顾黑油油的酱汁给你剥了这么久,你怎么不吃啊?

我有些失望,我知道,此你非彼你。

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明明是只野猫,嘴竟然这么挑。

等等,我内心一惊,被自己的想法吓倒了:明明是只野猫!这算是歧视野猫?

突然想起现在正在家中肆意打滚的小猫。小满和你不一样,它少了点什么。

它会自己咬着尾巴玩,它会趴在我腿上怎么也赶不走,它会发出撒娇般叫声,用依恋的眼神看着你,我们称为“卖萌”。

它少了,它少了,少了你那星空般的眸子和卧坐于此的桀骜,少了你波澜不惊的优雅。因为它少了一片蓝天。

我甚至在想,是否这北大园中的猫儿都这样高傲不驯?想必是被这书卷气息感染,也有了灵性。

我伸出手,想要碰触你,但我停住了,因为我看见了你那尾巴上根根倒立的毛和充满了警惕与不屑的目光。

有些惺惺的收回在空中的手,“我走了哦。”我对你说,你仍不愿理我。

未名湖中的荷花沾着未干的雨水,红墙上的绿萝爬的肆意,风在北大校园中快速穿过。

“我真的走了哦!”我又道。

你看了我一眼,轻叫了一声,不待我反应便猛地跃上老树,又飞至屋檐,一下便不见了,可我仍看到了你眼中的自信与欢喜,没想到先离开的竟是你。

你与小满不同,你是自然的精灵,是北大的小学者,是穿梭在风中的自由闪电。

你的眸中有星空,因为你头顶有蓝天,脚底有泥土,身穿有飞花。我不能叫你野猫,你只是在一个极美的地方流浪,说不定,你还有诗和远方。

让那些自由的青草滋润生长

让那泓静静的湖水永远明亮

让萤火虫在漆黑的夜里放把火

让你,永远漫步着自由的向往

如果有一天,我能不以游客的身份走进那所秀丽的名校,我会收养未名湖畔的你。

不过你一定不乐意。那就算了。